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牧草机械

美俄相互怠慢拉开新外交

2021-11-17 来源:十堰农业机械网

美俄相互“怠慢”拉开新外交

美俄相互“怠慢”拉开新外交2012-05-16 |   德国新闻网15日说,奥巴马和普京已经正式分道扬镳。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说,虽然美国和俄罗斯两国都否认在利用不参加对方主办的峰会来怠慢对方,但卡尼承认,美俄在某些领域确实存在分歧,不过双方无意让这些分歧影响整体关系,梅德韦杰夫任总统、普京任总理的时候情况如此,现在普京任总统、梅德韦杰夫任总理后也会继续如此。  对这一消息,俄罗斯媒体的反应则是这是报复。俄罗斯《观点报》15日引述德国对外政策委员会专家亚历山大·拉尔的话称:这是一个令人吃惊的消息,这是对普京拒绝赴美的一个小小的政治报复。奥巴马的缺席将会降低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召开的APEC峰会的重要性。  对于奥巴马的决定,白宫发言人卡尼给出合理解释:这是因为峰会与美国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撞期,争取连任的奥巴马要出席大会。《印度教徒报》认为,普京的理由不如奥巴马的理由可信。在俄罗斯,组建内阁是总理的责任,而非总统。文章还称,美国总统不参加首次在俄罗斯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对俄罗斯而言可能是个更大的打击,莫斯科曾声称此次会议是俄罗斯与亚洲接触的标志。克里姆林宫已投入数十亿美元修建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基础设施,希望能够吸引外资到俄远东投资。  路透社称,普京要避免在世界舞台上示弱,而奥巴马此举也使自己避免遭受共和党人指责其对前冷战对手太软弱。文章称,美国近来对俄罗斯在叙利亚等问题上的态度不满,而美国在欧洲部署导弹防御体系的计划也使俄罗斯感到不安。此前,普京的外交顾问曾经表示,普京上台后有意调整与美国的关系,但前提是双方平等。日本《读卖新闻》则略有不满地评论说,美国不是号称重视亚洲吗?可奥巴马却为了选举放弃参加APEC,明显是让内政优先于外交。  俄新网称,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将在6月底带领美国代表团前往俄罗斯圣彼得堡,参加在那里举行的APEC外长会议。这被认为是奥巴马为缓解与普京之间的尴尬而采取的补救措施。西方担忧俄改变外交重心   美俄关系会"重启一场新冷战"吗?对于俄美总统在对方主办的国际峰会问题上互不给面子,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这样问道。该分析称,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位克里姆林宫的领导人会避开同西方大国领导人同台亮相的机会,特别是在峰会期间同美国总统亲密接触的机会。而现在,奥巴马倡议的美俄关系重启由于双方在导弹防御等问题的争执而撞墙,显然普京对两国关系处于半冷战状态感到更加得心应手。这篇文章引述一些美国专家的话称,美俄关系不会重陷冷战,但令人担忧的是,普京的外交主导方向有重大转变。  美国之音称,这里发出的信息是,普京外交政策重心的首选方向已不是西方。普京想对西方世界说,对俄罗斯,亚洲现在比西方更重要。这能从普京就职总统后首先出访的国家看出来。中国很可能是普京第一个出访的国家,当然也可能是哈萨克斯坦或白俄罗斯。  自苏联解体以来,美俄关系已经走过20多年历程,但美俄关系一直在碰撞与磨合之间前行,平稳始终未能成为美俄关系的基调。因此,奥巴马去年提议美俄关系重启行动。但在俄罗斯看来,改善俄美关系前提是美国必须遵守平等和互相尊重的原则。美俄关系的一大障碍是北约在东欧部署的导弹防御系统。今年3月,奥巴马对梅德韦杰夫表示,请普京在美国总统大选结束前给他一些时间,美将在导弹防御系统问题上表现出更多灵活性。奥巴马的这一私下对话不料被媒体曝光,引起美国内一场风波。  中国中俄关系史研究会副会长王海运15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俄罗斯和美国这一来一往不是偶然的,与俄美之间深层次结构性矛盾有所激化直接相关,其中最重要的问题就是美国不能平等对待俄罗斯。俄罗斯大国意识强,自尊心也很强。普京在这方面尤其看得重。即使俄罗斯这次参加八国峰会,经济部分的讨论仍不能参加,这对俄罗斯来说就是一种屈辱。  王海运说,最近一阶段,从俄罗斯的杜马选举到总统选举,美国策动俄国内反对派进行反普京的游行示威,出钱、出力、出舆论。对美国的所作所为普京可以说是看在眼里,恨在心中。这些都是俄美关系紧张的原因。普京曾经说过,不能对美国抱有幻想,狼同志想吃谁就吃谁的话。俄罗斯不是不想改善与西方的关系,只是普京对此不抱希望。双头鹰向东方昂起头   事实上,近年来,俄罗斯总统就任后外访一般首选邻边国家,尤其是前苏联成员国。在2008年,梅德韦杰夫刚接任俄罗斯总统后,首次外访国家先是哈萨克斯坦,然后是中国。  法新社称,总统首次外访显然是一国外交风向的象征,现在俄罗斯显然已经有了亲中疏美的态度。日本《读卖新闻》称,对于重返克里姆林宫的普京,今后究竟将推行怎样的外交战略,必须仔细推敲。该文章认为,从普京就职演说的用词可知,他仍将推行强大俄罗斯战略,但支持这一切的只能是强大经济。文章称,普京在就职仪式上宣布,他的经济目标是让俄罗斯跻身世界5大经济体,但这显然并不容易。事实上,只要俄罗斯真的渴望成为经济巨人,就必须寻求和亚太地区这个世界经济增长中心的密切合作。  不过,俄罗斯头条网称,普京的行为可以被解读为俄罗斯政治的反西方转身以及其优先事项的改变。但事实并非如此,俄罗斯的外交政策重点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就没有发生过改变。文章称,俄罗斯平衡东西方的政策自叶利钦时代以来便持续至今。叶利钦利用与中国的关系平衡西方压力。普京在去年曾表示,中国想要领导世界,俄罗斯不会去挑战中国的这一愿景,中国有其敌人,俄罗斯将让他们自己解决问题。中国成为美国的全球对手增大了俄罗斯的重要性。  王海运认为,俄罗斯的外交优先秩序现在应该是独联体、中国、欧洲,最后才是美国。这与普京对美国失望有关系。俄罗斯外交一直秉承独立自主、东西方外交平衡、多极化的外交原则。这个战略不会改变。不过,外交战略运筹的重点会发生一些变化,加强独联体的整合,建立大国依托,活跃亚洲外交。应该说俄罗斯双头鹰朝向东方的这个头正在昂起。  本报驻外记者王军纪双城青木孙秀萍陶短房本报记者段聪聪柳玉鹏王晓雄来源环球时报)